章节目录 262章 约斗(1 / 1)

作品:《狐戏红尘

262章 约斗

常玉的嘴角浮起一个笑容来。他淡淡的说道:“江湖上人称慕容宇慕容公子行事为人亦正亦邪,从来不按牌理出牌。今日一见,果然如此。公子所言极是不错,我常玉确实在江湖上有点虚名。而现在,我这个有点虚名的常公子,却想与这位谢公子好好谈上一谈,却不知慕容公子意欲如何?”

慕容宇脸上阴阴一笑,他缓缓说道:“这样啊?既然公子执意如此,那在下也就没有话说了。”在众人刚刚松了一口气时,他又说道:“公子也说过在下行事随心所欲。那么,这一次在下就还想任性一回,与名满天下的玉面公子打上一场!”

常玉脸一沉冷冷的看着他。这时,慕容宇转向慕容灵说道:“灵妹,我在这里与常公子切磋一下,不会有什么事的。你还是先行一步吧。”

说罢,也不与妹子多说,转眼看向常玉,手一伸,说道:“玉面公子,请了!”

慕容灵听到他的吩咐,只是嘴动了动,一句话也没有多说的转身就走。她自是知道,兄长的意思是要她把玉贵妃吩咐下来的事完成。这个任务他们基本上已经完成了,现在她去,也只是走一下过场,跟皇室的人有一个交待。

常玉看了慕容灵一眼,又看了一眼手中的谢斌。二话没说,脚一伸就把门踢了开来。他提着谢斌直向外面走去。刚出门口,被响声惊动的小二和掌柜的就一围而上。他们刚与众人一对眼,马上给呆在当地,再也回不过神来。

这时,几女才想起自己还没有戴回纱帽呢,又把纱帽重新戴上。直到几女把纱帽戴上了,那掌柜的才回过神来。他看了一眼谢斌,又看了一眼冷若冰霜的常玉。壮着胆子上前一步,颤抖着声音问道:“公,公子,这位谢公子是,是?“

他哆嗦着说不全话,常玉却没有心思听下去了。他想了想,把谢斌向杨月儿的手里一丢,淡淡的说道:“劳烦替我看一下。“

杨月儿一惊。她是个极聪明的人,马上想道:难道说,这个谢斌与常林有关?想到常林,她的心一热。当下点了点头,温柔的说道:“你放心吧。“

见杨月儿接了手,常玉这才转向慕容宇。他定定的看了慕容宇半晌,缓缓的说道:“我们找一个空旷的所在吧。”他不无嘲讽的对上慕容宇的双眼,说道:“慕容公子今日既然执意要打抱不平,替人出头,这一个要求,应该不至于拒绝吧?”

慕容宇这时自是求之不得。他几乎不能想象,要是在这里打的话,当听风而来的谢家人看到谢斌,会出现什么样的慌乱。到时候,说不定做什么都来不及了。

他不理常玉的冷笑,把拳一抱,说道:“敢不从命!”

一行人都是功夫过人,在闻风而来的众人还没有聚集时,他们已经飞快的离开了酒楼。

芜城北面,有一个不小的丘陵山。一行人很快就来到了这丘陵山上。常玉和慕容宇站定时,杨月儿揪着谢斌,与众人一起来到了旁边。

常玉的长袍凌风而动,他缓缓拔出长剑,声音淡淡的说道:“慕容宇,在数月之前,以你的功夫,与我还有一战之力。不过现在,你与我相差太远了。”

他的声音平淡从容,一点也没有炫耀的成分。那语气那神情,说明他不过是在陈述一个事实。

慕容宇虽然心中不忿,却也知道他说的是事实。当下他哈哈一笑,朗声说道:“不错!常玉,你能与龙自在一战取胜,那说明你的功夫,就算是你舅舅常林亲来,也不过是伯仲之间。天下第一第二的高手之名,自然是你们两代常家人所有。不过,我慕容宇从来不是懂得畏惧之人,我倒真要领教一番,与天下间绝顶高手一战的滋味!”

随着他哈哈的笑声,他手一伸,一把刀铮的从鞘中弹了出来。

慕容宇把刀朝常玉一横。刀光反射着太阳光,发出夺眼的银光来。那银光向常玉一照,让他反射性的一闭眼。不过,在闭眼的同时,他的脚步虚移,已经向左踏出了三步,避开了正面对着阳光。

光是这个反应速度,慕容宇就不由心中一惊:好快的反应!

这时,常玉把剑向前一指,剑光凛然,寒气森森而来。常玉指着慕容宇,冷泠的说道:“刚才,你已经出招了,现在,该轮到我了吧?”

慕容宇轻呼一声,他哈哈一笑,说道:“常公子,你的意思。该不是指刚才我那刀无意中的一偏吧?”常玉紧紧的盯着他,手中的剑缓缓上指,随着他这个漫不经心的动作,慕容宇的冷汗涔涔而下,其他的话还没有出口,都被他咽下了肚子中。

常玉的剑缓缓的向上指着,一股无形的威杀紧紧的笼罩着慕容宇。慕容宇只觉得一种让他避无可避的沉重感从常玉的剑上遥遥指来。他一咬牙,手中的刀费力的举起来。

慕容宇高高的举着大刀,忽然之间,他厉喝一声,二话没说就一刀向下砍来。随着他这一刀砍落,观看的众人都不由发出一声惊呼来!众人的惊呼,倒不是因为这刀来势汹汹!而这来势汹汹的一刀,却是凌空而起,对着两人中间的空气砍出!

就在众人面面相觑,不解其意的时候,常玉的嘴角浮起一抹笑容来。他赞许的看着慕容宇。

慕容于这一刀砍下,地面上尘土飞扬。而随着刀势落下,常玉刚才经营的剑势全部一扫而空。慕容宇松了一口气,发现自己再次争回了自主权!

他把刀向下指着地面,冷声问常玉说道:“常公子,你这一招,我也算还了吗?现在,是不是轮到我出招了?”

常玉淡淡一笑,看到他的笑容,一旁站着的师冰直觉目眩神迷。她如痴如醉的看着常玉。只听常玉说道:“你说是,那就是吧。”

所有人中,只有谢斌不懂功夫,一直看得莫明其妙。他不时的小心看杨月儿一眼,可每次都没有得到半点回应,杨月儿纱帽子下的双眼,不是看着常玉,就是在那里发呆。他小小声的才说了一句:“这位姑娘?”

旁边的雪儿就厉声喝道:“什么姑娘?要叫仙子!”她才喝完,马上想到了谢斌刚才出的丑,不由又想笑。她强忍着笑板着脸,脸孔上的肌肉便有点跳动,脸色也变得极为奇怪。

谢斌转眼看了她一眼后,便移不开眼光了。他打了一个酒呃,小心的说道:“姑娘可是不舒服了?”雪儿眼睛一瞪来,他吓了一跳。不过,片刻他又苦着脸说道:“这位仙子”他说的是杨月儿,转向雪儿他又叫道:“这位姑娘,你们把我带到这里来,倒底是为了什么。在下,不小生我什么事也没有干。”

见雪儿眼睛一瞪,他马上改口,苦着脸说道:“只不过是干嚎了几声而已,实在用不着把小生我带到这里来看打架吧?”

雪儿看了自家小姐一眼,她本来也是不明白常玉为何一定要抓到他。她小声的叫道:“小姐。”见杨月儿回眸,她看了一眼谢斌,小声的说道:“小姐,你看常公子抓这人前来,是不是弄错了?”

杨月儿摇了摇头,她看着常玉那张与心上人相似的脸,不由一阵心摇神驰,接着又是一种说不出是甜是涩的滋味涌上心来。她低声说道:“我不知道是怎么回来,不过常公子既然交待了,就不要管这么多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