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目录 257章 才子佳人云聚(1 / 1)

作品:《狐戏红尘

257章 才子佳人云聚

雪儿连忙伸头学着她家小姐向楼下一看,却见人来人往的街道上,几个人骑的骑马,坐的坐马车,正从下面经过。雪儿正要询问她家小姐要她看什么。忽然看到其中一个戴斗笠之人一抬头,露出一张熟悉的脸来。

“小姐,是慕容宇!”

那小姐点了点头,轻声说道:“不错,是慕容宇,你再看左边那人是谁!”雪儿看了她家小姐一眼,再向左边那人瞅去。

骑马走在慕容宇旁边的,也是一个少年郎,身形与慕容宇相差无几,气质卓然。那张脸虽然戴着斗笠,也只是随便一戴,并没有遮住那脸。雪儿才看了一眼,就尖声轻叫道:“是李允李公子!”

那小姐点头道:“不错,是李家公子。这两个世家公子,怎地走到一块去了?跟在他们身后的马车里的,必是他们的妹子了。”

雪儿说道:“这有什么好奇怪的?我早就听人说过,慕容宇有心把他的妹子许给李允呢。说不定就是因为这事才走到一块去的。”

摇了摇头,那小姐说道:“你以为这世上的事会这么简单啊?哼,慕容宇与他的妹子之间的关系瞒得过一般的江湖人。像李家这样的世家出身的李允,他会看不出慕容兄妹早就勾搭成奸了?我看,他们在一起必有图谋。”

雪儿在她家小姐背后悄悄做了一个鬼脸。心里想道:小姐还真是疑心重,哪有这么多的阴谋来着。

“不对!”那小姐看了一会忽然说道:“不对,怎么有三辆马车,还有一位小姐是谁?”雪儿凑头看了一眼,说道:“还有谁?肯定是师家小姐呗。师家小姐与李家小姐一直形影不离,必是她无疑。“

这时,马车来到酒楼门口便停了下来。李允,慕容宇从马背上跳了下来。然后,三位戴着纱帽的少女也从马车上走了下来。

随着他们的出现,不管是酒楼里用餐的,还是外面行走的路人,都不时的向这边看在眼里来。这五人虽然没有一个完全的露出面容,却个个都一表人才,气质非凡。因此特别的显目。

看到他们也进了这家酒楼,雪儿兴奋的说道:“小姐,好热闹哦。这下子来了一大半了。小姐,你要不要去见一见他们?”看到小姐摇着头沉思,她无趣的扁起嘴来。

这时,雪儿又开心的说道:“咦,那位嚎哭的老兄,怎地不哭了?哼,那小二也真是的,一去就这么半天,人家都不哭了,他还没有来。”

那小姐神思恍惚,任雪儿在旁边不停的唠叨不休。

随着那五人的进来,酒店里空前的安静下来。那小姐转头冲雪儿说道:“你出去看一下,看他们安顿在哪里,在哪里用餐。”

雪儿哦了一声,正要出门。那小姐又叫住她。说道:“戴上帽子,别让他们认出来了。”雪儿再次哦了一声,跑出了房门。

不一会,雪儿冲了进来。她一脸的兴奋,一进来就冲她家小姐说道:“小姐,他们今晚都会这里过宿,现在正坐在大堂里呢。”

说到这里,她依然双眼放光,她跑到小姐旁边,开心的说道:“小姐,你猜我刚才看到谁了?”

小姐不解的看着她。雪儿兴奋得双眼放光,她颤抖着声音说道:“我经过时,在第一间厢房里看到一个熟人!小姐,你一定想不到,常玉也在这里!”

那小姐的手一晃,手中的茶洒了一身。雪儿取出手帕,一边擦拭着自家小姐,一边嘀咕道:“小姐,你不能听到一个常字,就这么激动。幸好只是常玉来了,要是他来了,你岂不是要昏倒去?”

见自家小姐并没有喝斥,她又继续嘀咕道:“那常玉公子的厢房中,居然还有一个女子。”

“女子?是谁?”那小姐抓着雪儿的手,一脸的激动。雪儿扁了扁嘴,小小声的说道:“小姐,不是阳兰啊。”

“哦!”那小姐手一松,脸色怅然若失。她喃喃说道:“是呀,当然不会是她,我怎么能希望是她呢?”

雪儿悄悄看了自家小姐一眼,也小声嘀咕道:“我倒庆幸不是她。”说了一句话后,她小心的看了自家小姐一眼,声音放大了一点,说道:“那个女子,长得也不错,不过比起小姐差得太远了。一看就是一个上不了大雅之堂的庸脂俗粉!穿着也是,长相也是,不像个好人家的女儿。”

她看向小姐,见小姐点了点头,说道:“不错,看来是那个江湖人称媚狐的丽姬了。这女人一直跟在常玉左右,江湖上人人都知道。”

雪儿颇为泄气的坐在椅子上,不高兴的说道:“我宁愿常玉还是喜欢阳兰,也不愿意这样的女人跟着常玉。看了真的,真的很不舒服。”

她家小姐没有心思管她的小女儿心态。一个径的沉在自己的思绪中。这时,雪儿忽然双眼放光,她掩着嘴悄悄的笑着。

笑了一会,见小姐疑问的看着自己,不由得意的说道:“小姐,在这个小小的芜城的小小酒楼之上,居然有着当今六大美人中的四位,还有七大公子中的三位。

特别是七大公子,除了那个飘影之外,另外的三位都死透了。这样说来,应该是四大公子中的三位。嘿嘿,小姐,你说,要是我把这个消息放出去,会不会芜城马上就变成人山人海,寸步难行了?”

她家小姐,也就是杨月儿白了雪儿一眼,没有理睬她。雪儿自顾自的一脸沉醉,她笑眯眯的想道:这热闹光是想想,就让人动心啊。不过,也只能是想想而已。想到这里,她无力的低下头来,把下巴撑在手肘上。

正在这时,旁边的厢房又是一阵嚎哭声传来。那痛苦无奈的哭叫声,在安静的酒楼间如雷电般响起。一直震荡得人人叫苦。

雪儿气得紧紧的掩着耳朵。她见那嚎哭声居然又起来了,不由气极的大叫道:“小二,小二,你给本姑娘滚过来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