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目录 238章 心碎(1 / 1)

作品:《狐戏红尘

238章 心碎

常玉扯开衣服,露出十寸长,一寸深的伤口来。这伤口位于右侧胸口上,再重一点,就是剖开胸口露出内脏了。伤口翻开,还在淋漓的滴着血。

丽姬向他走上两步,看到他防备的冷眼脚步不由一停。阳兰把银鱼匆匆的向袖口一放,快上两步,走到他面前小心的清理起伤口起来。

常玉一动不动的任她清理伤口,上好创伤药,再包扎起来。她的每一个动作,都十分的细心,灵敏。绝美的脸上,也是眉头紧锁着。

这时,常玉忽然低低的笑出声来:“阳兰?”

阳兰嗯了一声,抬眼看了他一眼,继续包扎。常玉又说道:“阳兰,这一次见你,发现你长大了好多。”

阳兰没有吭声,不用他说,她也知道自己回不到以前了。以前那种没心没肺,无忧无虑的心情,已经没有了。这数日来的经历,在她的心中烙下了重重的印痕,也不知道要花费多少心力,才能把这印痕给消去。

她低着头,这样靠在常玉的胸前包扎着,常玉的呼吸清楚可闻。不一会,阳兰包扎好,闻着他的呼吸声,忽然心中对他又怜又爱,实在忍不住,便掂起脚来,在他的脸上轻轻的印上一吻。

对上常玉询问的眼神,阳兰泪光莹莹:“你还是吃了这银鱼呗。如果只能有一个人活着,我希望是你,我不能想象你也会死去!”

常玉的心一暖。他伸出手,紧紧的搂她在怀中。阳兰小心的靠着他,尽量不用自己碰到了他的伤口。

不一会,常玉松开她,二话也不说的大步走开。这一走,便让以为劝服了他的阳兰大吃一惊。她大声叫道:“常玉——”

声音在风中飘散,常玉却没有回头。

待阳兰准备再叫时,龙自在已经向她大步走来。他一眼看到了站在阳兰侧边的丽姬,便眉头一皱,脸上现出一抹厌恶来。

走到阳兰面前,龙自在深深的看着她。在阳兰水灵灵的双眼的回视中,他低下头,伸手轻轻的在她的脸上碰了一下。低沉的声音带着伤感:“兰兰,如果我去了,你就跟着常林吧!他会呵护你的。”

说罢,他也大步转身离开。阳兰泪眼汪汪的叫道:“龙自在——”龙自在听到她的喊声,回过头来,冲她微微一笑。这一笑,让阳兰马上泪流满面!

龙自在决然的转过头去,不一会,就站到了常玉的身前。

两人对视片刻,点了点头,忽然同时身子一掠,“呼”的一声,两个身影便如两只大鹏鸟儿,转眼间就飞到了对面的山头上!

那山头与这边隔了一道百米左右的悬崖。以阳兰等人的功夫,却是够不到了。

遥遥的看着山头上的两个高大的身影,阳兰的眼一红,泪水双顺着面孔流下。她知道,他们飞到对面上打,就是为了不让这些人的存在,影响到他们之间的战斗!

泪眼朦胧中,一阵香风飘了过来。丽姬伤感的声音传来:“阳兰,你说,难道我以前犯了一些错,就再也没有改过的机会吗?”

阳兰怔怔的转头看向她。却惊讶的发现她脸上带着笑,这种笑,是那种开心的笑。

见阳兰一脸的惊讶不解。丽姬凑到她的耳边,小声的轻轻的说道:“阳兰,告诉你一个我刚刚发现的秘密!”

阳兰猛的抬头看向她。却见丽姬笑得甜蜜之极:“刚才,我发现了,常玉不止是不要我,他也不要你了!他已经下定了决心要忘掉你。你相信吗?本来我还只是猜测,刚才看到他对你的表情,我终于可以肯定了。”

在阳兰错愕的表情中,丽姬一摇一摆的向山外走去,她一边走,一边曼声说道:“他决定忘掉你,那么,我就还有机会。阳兰,我要走了,这一战是他们为你而战的,所以不会欢迎我这种人在身边。所以,我会先离开这里,到山脚下等他回来!”

说到这里,她回眸一笑,脸上容光焕发:“如果他死了,我就再回这里陪他,如果他还活着,我就天涯海角的跟着他!他不是嫌我的名声不好吗?那我就脱下艳服,洗干净脸来守着他。说实话,阳兰,要是能永生这么陪着他,陪着他慢慢的耗尽时光,那其实很幸福的。”

说到这里,她转身就走,走了几步后,手朝阳兰一挥,那一扭一扭的走动还是那么风情万种,可是阳兰却分明的看到了她的轻松!

也不知龙自在跟那些属下说了什么,转眼间,那些人也一个个转身离去。不到片刻,山顶平地上剩下阳兰一人孤零零的站着!

阳兰转向对面的山头,这时,她能看到的,就是两条身影不停的激斗着,随着他们的身影变幻,兵器交响声不绝于耳!

阳兰抱膝坐在常玉的衣物上,她怔怔的看着激斗的两个人,第一次陷入了沉思中:对,常玉,常林,龙自在对我的感情,就是叫爱!可是,我只能选择一个来回报的。

刚想到这里,她的心一跳,同时,脑海中一个声音响起:“迷娃,你选择了这三个凡人中的任何一个,以后你都注定是雌狐狸了!你想好做雌狐狸了吗?“

阳兰的心一跳:是啊,我想好做雌狐狸了吗?

这时,那声音又响起,不过这一次似乎带着某种快意的欢愉:“迷娃,哥哥跟你说,做雌狐狸最好了,不但可以穿得美美的,吃住有人供着,还可以迷倒天下所有的男人。迷娃,你不要多想了,就做雌狐狸吧!哇哈哈哈哈——”

要是没有最后的笑语,这段话还是蛮有说服力的。可是听到那笑声,阳兰怎么觉得那么的邪恶阴险呢?难道,思竹哥哥在其中有什么阴谋不成?

心思沉沉的阳兰,没有精力去想思竹有什么阴谋。她刚才想到这三人时,头脑中,几乎是第一时间的,就显出了常林的身影,在他的身影显出时,她的心中同时一阵绞痛!

叹了一口气,阳兰喃喃的说道:“思竹哥哥,我是不是就是那个杨兰?你们是不是取掉了我的一段记忆?我上次历练的记忆呢?山中的时间与人间不一样,山中五十年,不过是人间十年,十年前,恰好是我在这里历练的时候。你们是不是取走了我的记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