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目录 177章 阳家人(1 / 1)

作品:《狐戏红尘

177章 阳家人

阳兰嗯了一声,埋头大吃起来。她一边吃,一边不时的打量着阳家人。

一阵子没见,他们似乎变了不少。阳家五小姐虽然还是那么嚣张骄傲的样子,不过看人的时候,眼神中多了一些刻毒和小心。

像现在她看到常玉时,脸上的神色并不像以前那样,看到出色的男人就有点花痴,反而是露出点防备。看来,可能是感觉到了常玉身上的武林人的气息,谈虎色变吧。

至于阳家两位公子,也变沉稳了不少,不过这种沉稳与阳五小姐一样,有一种阴沉的气质在里面。似乎经过了被绑架,在天下江湖人面前丢脸一事后,他们的心中积聚了太多的怨恨之气,一直忍着没有暴发。

与他们同一桌的,还有三个陌生少年男女。坐在阳家二少旁边的,是二位十七八岁的少年,那两个少年彼此极为相似,应该是亲兄弟。左边那个脸孔稍圆,看起来成熟一点,右边那个少年则脸色苍白,尖下巴,眼神转动间,总有点小心翼翼的味道,看来应该是弟弟了。

坐在阳五小姐旁边的,是一个美貌更胜于她的少女,年纪与阳兰相仿,约十五六岁左右。生得小巧精致,五官也灵秀生动。

六人一坐下来,就有意无意的向阳兰三人看来。三人中,阳兰的化妆最为成功,也显得最为普通。而常玉虽然阳兰化了妆,但那一身江湖人才有的气质,还有那冷漠而宁静悠远的高手风度,本身就很引人注意。再加上他那俊美得遮不住的容貌,也让两女看了好几眼。

至于丽姬,就干脆没有怎么易容,她大睡了一场后,气色好了不少。虽然还没有恢复旧时的艳丽,但比之阳家五姐与那个灵秀少女,并没有差上多少。

看以他们三人,只听到阳家五姐轻轻的咦了一声,说道:“没有想到,这个小地方也有江湖人呢。”

她说话的时候,并没有看向这边,声音也极小,一副说悄悄话的架式。

她一开口,坐在她旁边的那个少女就轻声说道:“那是当然了。现在满世界都是江湖人在乱窜。好像是如天谷出了什么事情,让许多人都乱了套一样。我这阵子老是看到江湖人在四处转动。”

她一提到如天谷,阳家三人的脸色马上一沉。全部低下头不再说话。与他们同桌的三人,显然没有注意到他们的脸色。事实上他们就算注意到了,也不会当一回来,阳家三人的忌讳很多,这一路上他们都弄糊涂了。

那年长一点的圆脸少年明显的对这个灵秀少女颇有好感,他笑道:“那是那是,这些带刀带剑的江湖人一出来,就让人有一种天下大乱的感觉。”

听到哥哥开了口,那尖下巴的弟弟用他那青春期的鸭公嗓子说道:“是啊,不过我倒是羡慕他们,可惜爹爹不允。”

听到他们还在说这个话题,阳五小姐重重的哼了一声,说道:“别说了!江湖人有什么好羡慕的?不就是以为自己有两手功夫,就为所欲为,依我看啊,朝庭早就应该把他们一锅给端了,省得老是鸡犬不宁的。”

她这话一说,阳家二哥马上狠狠的瞪了她几眼,瞪了几眼见她还没有闭嘴后,他低声喝道:“闭嘴!你真是不知天高地厚,还在这里胡说!”

他一边说,一边小心的看了常玉三人一眼。见他们脸色如常,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,才大大的松了一口气。

看到阳家二哥这么紧张,那灵秀少女不由开口问道:“阳二哥,这次你们到江南去,为什么不走水路呢?走水路应该快很多的。”

阳家二哥显然对于这个少女颇有好感,当下他脸色转为温柔,轻声笑道:“水路快是快,不过这阵子水匪特别多。我请了这些保镖的,也都不识水性,所以就算了。”

那灵秀少女点了点头,嘻嘻一笑,温柔的说道:“听说江南好美的,我一直想去看看,现在好了,大家可以做个伴儿。”

常玉一边没有吭声,听到这里,他也知道这行人与他是同路了。现在通过南方的官道只有一条。少说也要同行几天了。

他再看了一眼阳兰,见她脸色如常,便完全的放下心来。

三人中,真正对阳家人感兴趣的,倒是丽姬,以她的身份,在知道阳兰后,对于阳家人还是有所了解的。因此,她一听到这三人就是阳家人,便马上看了阳兰一眼。见她表情平静。不由心中暗暗感慨:看来她还真是失忆了,不但不记得我这个大仇人,连折磨她们母女如此之惨的阳家人也不记得了。

她消息向来灵通,自也是知道阳家兄妹在如天谷被吊了一天的糗事。当下她又看了一眼阳兰,再看一眼阳家几人,便低下头,偷偷的笑着。

她本来气质就极为显目,现在的动作又有点明目张胆。一时之间,阳家五姐不知回头看了她几次,她越看越是火大。却又只能强自忍着。

经过如天谷的教训,她倒是明白了一个道理:一个人,只有在有实力的时候,才能嚣张。而且这实力,最好还是自己本身所拥有的。

经过那一件事,他们一家人对于江湖人,特别是对于龙自在,简直是恨到了骨子里去了。到不是因为他们认定自己的被绑是龙自在所为。他们之所以气恼的是,龙自在做为一个武林盟主,明是说了要保护自己的。结果不但没有保护,还大方的让自己出了这个大丑。阳家四姐胆子小,自从如天谷出来后,就一直没有出过房门,看她那绝望的样子,只差没有自杀而已。

而另外三人,则化羞辱为怨恨,一门脑子的恨起龙自在和阳兰起来。在他们的心中,只有有机会再见到阳兰,一定要让她体会生不如死的感觉才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