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目录 172章(1 / 1)

作品:《狐戏红尘

172章

阳兰听到这里,好奇的抬起头,认真的看着丽姬。她对以前的那个阳兰一无所知。现在可以从丽姬嘴里知道一些有关她的事,心中不由大感兴趣。

丽姬却没有看她,她的眼睛盯着地下,手上拿着一根树枝,有一下没一下的拔弄着草灰。

“以前的你,怎么说呢?虽然外表老实,沉闷,实际上记恨心很强,而且内心深处有着严重的自卑和固执。认准的事就怎么也不回头。

我们老是针缝相对,我也知道,你从五岁的时候,就从阳家出来了。你因为母亲是个妓女出身,再加上生你的时候又早产了,再加上长得也不似阳家老爷,所以阳家人从来没有把你们母女当人看待。

从来,你们母女就比下人还不如。这还是其次的。自从你那父亲把你母亲冷落到了一旁后,就不停的有一些族中的叔伯来强,来欺负你母亲。你们经常抱在一起痛哭,那时你最大的愿望就是离开阳家,不然的话,你长大了,也逃不出那些禽兽的毒手。

后来,你母亲更是在比你那些兄姐的联手欺辱之下,当众跳到了河中。那时你正好五岁。你看到母亲跳到河中,却没有一个人救,那些人还在旁边嘲弄笑。便恨到了极点。你准备冲到河里救你母亲时,却被你那大哥打晕了过去。

他们把你关在柴房里,你无意中听到他们准备把你进献给一个老头子之后,便想着离开那里。恰好,你遇到了一个神秘人。那人看中了你,便跟阳家说要带你学艺。当时阳家人自然是不肯的。那人却二话没说就带着你离开了阳家,来到了隐教。

到了隐教,虽然你也知道了你之所以来到这里,却是因为你的眼睛和五官都颇像那个杨兰,他们要培养你长大,让你成为他们的工具。不过在你来说,没有挨打,没有侮辱,虽然辛苦却可以吃得饱的日子,无亦于天堂。”

她说到这里,阳兰忽然抬眼认真的盯着她,脆脆的问道:“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
丽姬嘻嘻一笑,这一笑,让她苍白发黄的脸,瞬间回复了往日的妩媚风流。她笑过之后,又说道:“当时我们是生死仇家啊。我自然要多方面了解有关你的一切,好用来打击你伤害你啊。有话说:打人打脸,骂人揭短。我当时可一直把这话当作至理名言哦。”

“跟你吵架特别的有意思,你明明恨到了极点,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只会被我气得不停的喘着气。嘿嘿。到了后来,到了后来。”

丽姬说到这里,忽然声音停顿了下来。她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“到了后来,我接掌了媚堂,便不停的要出任务。也就没有时间与你过招了。直到有一次回来,听说你已失了踪。并且在失踪之前还被毁了容。从那以后,我就再也没有看到过你。想不到,原来这些都是假的。你没有毁容,还比以前美了十倍不止,你只是失去了记忆,性格也变了,天真可爱,就像是变成了另外一个人。”

她说到这里,不由看了一眼正在运功中的常玉,又看了一眼阳兰,苦笑道:“世事难料不是?当年我们不停的争男人,你从来争不过我。现在我第一次动心爱上了一个男人,他却深深的爱上了你!”

她双眼泪光莹莹,轻轻的呢喃的说道:“我知道,在常玉心中,一直看不起我,他认为我风流,我是**。实际上,我长到现在,从来没有让男人真正占过我的便宜。我,我只是表像而已。可是人啊,最不能做的就是失足。就算我所有的一切是表像,凭着我在江湖上媚狐的名号,也配不上他了。”

几乎是忽然间,她转头认真的看着阳兰,急促的对她说道:“阳兰,这一次还是老规矩,我不会放手,死也不放。我们再来争过,我一定要把他的心,从你的身上争取过来。”

她现在是掐着阳兰的手,指甲都掐到了她的肉里去了,疼得阳兰小脸皱成了一团。听到她一字一句发誓般的话语,阳兰呆呆的看着她,却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反应了。

正在这时,那边的常玉身上的光环忽然完全的消失了。只见他缓缓吐出一口气,睁开了眼睛。

一看到他睁眼,阳兰欢喜的甩开丽姬的手,快乐的跑到常玉的身边,忙不迭的问道:“常玉,你好了没有?你的功夫现在怎么样了?”

常玉愣愣的看着她半天,眼神中神采变幻,不过阳兰可以从他的眼中,看到他现在很开心。过了一会,他微微一笑,伸出手抚上阳兰的小脸。却在前一刻无力的放下来。就在放下的同时,他的脸上,明显的露出挣扎痛苦的表情来。

点了点头,常玉直到这时才回答道:“好了,我刚才看到了一下,我现在的内功完全恢复了,内伤也一点都没有了。”

他说完之后,用很大的自制力才从阳兰的脸上挪开视线,看向丽姬:“丽姬,你现在怎么样?你的气色好了许多,盅毒解了吗?”

丽姬一看到他问向自己,苍白的脸上马上飞起两朵红云来。她低着头,才低头便又忙忙的抬起头来看着常玉,脸上是掩饰不住的欢喜。似乎只要看到他,就是无比的满足一样。

她轻轻的说道:“我好了,阳兰说,我的盅毒已经消去了。”

阳兰一直侧头打量着两人的表情。看到这一幕,再想到以前的丽姬的表现,还有她刚才的话。她心里就直想笑:现在这个丽姬,哪里还有一点那风流放荡的媚狐的风范?纯粹一个落入了爱河中的傻子!

常玉站了起来,他伸了伸腰腿,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:“好了,现在总算真正的自由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