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目录 129章(1 / 1)

作品:《狐戏红尘

129章

一时之间,她媚眼如丝,高挺的胸脯一颤一颤的,呼吸中的芳香也越发的浓郁起来。这明显是动了情的样子。让常林又是一阵猛咽口水。最后再也忍不住,低下头来,含着她的小嘴,深深的吻了起来。

这一吻直吻了好久,直吻到阳兰一口气都差点转不过来了,常林才抬起头来。他温柔的在她的耳洞一舔,让她又是一阵颤抖后,才轻轻的说道:“兰兰,我这样待你,你舒服不?”

阳兰眨了眨眼,有点羞涩的把脑袋埋在怀中。这又是一个大大的进步了。要是以前的阳兰,非要大摇其头,连连说道:“不舒服,你害得我的心跳得飞快。”

才几天时间,跟在常林身后的几个护卫已经很习惯了。两人只在单独相处,就是这样腻在一起卿卿我我的。真的是一点也不嫌烦!

在他们的思维里,还真的很难接受像常林这样的大英雄大豪杰大权贵,只甘心守着一个女人,还老是做出那种毛头小伙才有的花痴行为来。

虽然这个女人美得惊天动地,可是女人再美,也只是女人而已!

有这个想法的人很多,可是都没有胆量跟常林说起这话。这男人一痴起来,也是不可理喻的!

等走到树丛深处,找到了一处有溪水的地方。常林便和阳兰跳到了溪水里面抓起鱼来。而那些护卫们,则派了一个去打猎了。

等几只野鸡,一只野猪,一头狼放在他们面前,而且已经是剥了皮去了内脏,弄得干干净净的。这时,两人还扑腾在溪水里面,鱼也只捉到二条,而衣服早就湿透了。

阳兰格格的笑声,远远的传扬开来。她不停的捧着水,向常林淋去。常林一面躲着她丢过来的水花,一边试图抓着她的小手。忙得个不亦乐乎。

玩得兴起,又饱吃了一顿的阳兰,窝在常林的怀中饱饱的睡了一觉。这一觉得睡得甚香。等她醒来时,才发现申时快到了。

两人施展轻功向青坡坪跑去,阳兰急得脸都红了,等了那么久的好戏,可别事到临头给错过了。

等他们到来时,青坡坪的紧要位置上,都挤满了人。常林没有办法,看着阳兰失望期待的眼光叹了一口气,抓着她跳到了一树大树上,毕竟,呆在人群中还不如远远的呆在这大树上,至少没有什么阻挡。

常林武功高强,阳兰眼力过人。这一爬上树,发现青坡坪上发生的一切一清二楚手,阳兰大是开心,掉过头在常林脸上大大的“叭唧”一下,便乐呵呵的看起表演来,把笑得一脸傻样的常林丢在脑后。

这时,杨天一已经站在台上讲过话了。他向后面看了一眼,便退了下去。

他一退下,杨月儿那绝美的面容便出现在众人眼前。大家一看到大美人来龙去脉了,马上安静下来,一双双热情洋溢的眼睛紧紧的盯着她。

杨月儿上来后,手一挥,几个白衣少女抬着一张桌子上了台。桌子上放了文房四宝。四个少女把桌子放在台上后,微微一礼,便站在一旁,并没有退下。

阳兰兴趣大增,心里想道:难道这凌风仙了想要写字不成?她饶有兴趣的看着下面,小小的身子不安份的移来移去。

常林伸出手,握着她的细腰,制止她不安份的动作。这时,阳兰转过头来,不过她并没有生气,而是双眼亮晶晶的望着常林:“林堂,前几天挂在城墙上的那些画你看到没有?就是一张纸上,画了很多人物和字的画啊!”

常林一愣,有点不解的看着她:这不是她自己画的吗?怎么忽然问起这个来了?

阳兰小心的看着他,想了想,措词道:“那个,我听人说,那个杨兰会做那种怪画,这是真的吗?你知道那个杨兰,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吗?”

常林小心起来,凡是提到杨兰的事,他都要小心应付。因为他弄不清这丫头的意思。万一她又吃起醋来,岂不是大大的冤枉了?

皱着眉头沉思了一会,常林摇了摇头,说道:“这个,我来得晚了点,当时的事是听人说过,可我没有看到那画。”这话明显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了,四份画卷,全部被他弄到了自己手里。

阳兰没有怀疑,她转过头,喃喃的说道:“我真是不明白,我与那个杨兰怎么会有这么多相似的地方。长得一样,名字也差不多,连她会画的画,我也会。真是奇怪呢!”

她自言自语着,把心里的疑惑向常林说了出来。不过常林却睁大眼睛,完全做出一副听不懂的样子。

他心里暗暗苦笑:大小姐,你自己失忆了,我又能怎么说呢?

站在台上杨月儿,一身素衣,绝丽的画容上,那忧伤的味道更加浓厚了。美人颦眉,也是一道迷人的风景。至少现在台下的众人,就深深的觉得,恨不得自己现在就冲击波到台上,把这美人儿搂在怀中轻怜蜜爱的,抚平她微皱的眉头。

一个书生样的侠少深深的叹了一口气,轻声呤诵道:“美人卷珠帘 深坐蹙娥眉 但见泪痕湿,不知心恨谁”

他一边念一边摇头晃脑,一副深有感触的样子。站在他旁边的原山派的五师姐冷冷的看了他一眼,暗暗骂道:“酸丁!”

而站在那书生前面的一个胖子,也就是那个知天事的小胖子,摇了摇手中的折扇,学着那书生的样子不无感慨的说道:“恨谁?当然恨常林那厮呗!他偷了人家美人儿的心,却躲得影子也看不到了。现在美人儿眼看就要被逼着嫁人了,他还是不出现,你说美人儿心里苦是不苦?”

原山派的那五师姐听了胖子这句话,不由失声道:“你说这凌风仙子喜欢的人是摄政王常林?”

那胖子瞄了她一眼,在看到她的面容时,马上换成了谄媚的笑容:“那是当然了,常林以前经常往如天谷跑。这个凌风仙子可喜欢他多少年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