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目录 65章 江湖恩怨(1 / 1)

作品:《狐戏红尘

65章 江湖恩怨

阳南吓了一跳,低头看向下面出现一个黑沉沉的洞口。她心中大乐,转身把火折子点好,就跳了下去。

一跳下去,她这发现这洞很浅,而且也不大。只有四五十坪的样子。里面空荡荡的,哪一个角落都碰过,也没有再看到什么机关暗道的,更别提宝藏了。

阳兰大为失望,她不甘心的在里面找了又找,直看到一个铜管放在显眼的地方。便伸头看去。这一眼,大殿里的物事,一清二楚的出现在眼前。原来,这是一个监视用的器物。

阳兰不死心的又找了片刻,直到完全的失望了,才爬了上来。

回到外面,站在那菩萨像后面。她瞅着那铜眼的看了半天,心里想道:不知要怎么才可以关上。她一边想,一边把手放在上面,哪里知道这关起来甚是容易。只是一摁,那洞门就无声无息的关合了。

这一关,还真是没有半点声响,直到差点把她的脚都夹了,阳兰才吓了一跳,连忙躲开。

关上后,她左转一下,右转一下,没有开。再各转两下,也没有开,再转三下,也没有用。

阳兰想了一会,便左转三下,右转一下的试了试,这一试,那洞马上打开了。

阳兰大乐。便这么开呀关呀的玩了一阵。直玩得那机关灵活了,连半点吱吱呀呀的声音也不发出,她才罢手。罢手之后,她又跳了下去,找了半天,失望之际。忽然想到,自己到了里面,应该也有法子把它开关的吧。

这样一想,她终于在那个铜眼的背后,看到了同样的一块铜钱印。试了试,终于成功的把那石门打开又关上。

直到阳兰听到了外面的脚步声,才跑了出来。伸出脑袋悄悄看了一眼,见是方田,便顺手把洞口关上,蹦蹦跳跳的扑向他,一把抢过他手中的野鸡。

方田一只手抓了两只野鸡,另一手,却抱着大把的干草。他草往地下一放,对阳兰说道:“你准备一下,我再弄点草来。”

阳兰应了一声,心里想着,把这鸡怎么弄着吃的好。

正在这时,外面忽然响起一阵急促的马蹄声。阳兰一惊,马上躲到了神像后面。而这时,她的手里还抓着一只死去的野鸡。

马蹄声来到寺院之上嘎然而止,一个老者的声音响起:“这里有两匹马,看来有同道先来了。”话音一落,几人就出现在大门口。

阳兰悄悄的看去,见来的是六七个江湖人,每个人身上都负有刀枪。领头的是一个五十来岁的老汉,干枯瘦小,小眼精亮。后面是五个青壮年汉子,看他们的样子,似乎是同门中人。

几人一进来,就看到地上的干柴,以及一只阳兰丢下的野鸡。一个三十来岁的汉子说道:“咦,人呢?”正在这时,外面响起了脚步声,几人回头一看,竟是方田,先是一愣。接着方田与那三十来岁的汉子同时叫道: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

一问之后,两人都是一笑。那汉子转向那老者说道:“师叔,这是快刀门的方田。与我门中不少兄弟都是朋友。”一听是朋友,这些江湖人马上热络起来。一个个拍着方田的肩膀说个不停。越笑越欢。

这些人把火把点起,整个小寺院里面灯火通明,与白天也没有差多少。

方田这时完全忘记了阳兰的存在,坐在地上,与几位朋友大聊特聊起来。阳兰本来是打算出去的。可是一看这些人刚一坐好,就把鞋子一脱,亮着臭脚丫子在那里抠啊抠的。便捂着鼻子,打算到下面的洞里玩一玩。

正这么想着,忽然,所有的人都安静下来。更有不少人站了起来拔出兵器。阳兰一愣,听到一阵马蹄声向这里冲来。

看来,又有人来了。

马蹄声越来越近,转眼就到了寺院前面。忽然那声音同时嘎然而止,一个清越的声音传来:“看来,这小小的地方,已经有了不少的同道中人了。”

这声音一出,屋里的众人同时面色一变。方田奇怪的看着他们,知道多半是他们的仇家来了。这江湖上的事,最忌无谓的参合其中。因此,他慢慢的向后退去,一直退到神像旁边的阴暗处,才停了下来。

刚停下,一人轻轻的拉着他的衣袖。他转眼一看,见是阳兰。正要说话,阳兰把手指放在嘴上,轻轻的吁了一下,小声说道:“跟我来。”

方田傻傻的跟在她身后,看到阳兰把洞口打开时,双眼瞪得大大的。阳兰得意的冲他一笑,率先跳了下去。向方田挥着手,方田跟着跳下去后,阳兰快手快脚的把洞门又给关了起来。

这下,终于可以说话而不怕被人听到了。方田急急的说道:“这,这个地方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阳兰开心的说道:“刚才我玩啊玩,就发现了。快来看,这里来一个铜眼,可以看到外面呢。”她一屁股坐了下来,得意的说道:“好了,我们就坐在这里看戏吧。”

方田点了点头,从包里取出干粮,递给阳兰。阳兰却没有接,装作在自己包里拿,顺手从芥子里面取出两只烧鸡,一小瓶酒,还有一锅饭来。

方田傻傻的看着她,一脸的不敢置信。阳兰吐了吐舌头,知道自己的举止惊人了一点。她胡乱找借口道:“这是我今天出门的时候,从厨房里顺便捎出来的。只此一份,还不快点用餐?”方田接过她递来的筷子,一边吃一边说道:“怪不得你的包老大的,原来装的都是这些。”

两人一边吃,一边轮流看着外面。

话说那个清越的声音一传出,屋子里的人脸色大变后,那师叔冷冷的说道:“庄公子,这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!”

他的声音一出,屋里屋外一阵寂静,隐隐的可以听到外面的人整齐的拔剑声。只听那声音清越的庄公子笑道:“原来是断玉门的原老先生。真是失敬了。在下万万没有想到,在这个荒效野外,也会碰到故人。”

原老先生哈哈一笑,干嘎的说道:“说的也是,我们可真是有缘啊。二个月前,老朽还与贵门的罗堂主打了一架,今日却遇到了庄公子本人。真是万幸万幸!”

他说到这里时,声音阴森,有一种剑拔弩张的气势。当下,屋里屋外,都是一片拔剑声。

庄公子也是一阵朗笑,笑声越来越近,竟是向屋里大步走来。原老先生等人同时向后退了一步,肌肉绷紧,一脸的防备之色。

不一会,一个三十岁不到的青年出现在门口。他一身黑色绣龙的华服,头戴束冠,宛如权贵公子,看起来气势非凡。阳兰轻轻的问道:“这个庄公子,很厉害吗?”

方田摇了摇头,说道:“比我也高不了多大,大家都只是江湖中的二流角色。”阳兰见他这么谦虚,不由看了他一眼。在黑暗中,她的眼神明亮异常。